꯭+꯭-꯭ K꯭a꯭r꯭i꯭n꯭n꯭

見え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が、私が泣いているだ。

【藏空】忘忧(伏妖同人)

是城子不是橙子:

《健忘村》里有个法器   戴到头上轻轻转动即可忘却烦恼
=============================
         师徒四人一路西行,途径一座村庄,只见村民个个面露笑意,乖巧听话,任人使唤,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这些人像极了被操控的提线木偶。
         在悟空的火眼金睛之下所有的妖怪都会无所遁形,只是这地方着实邪门,竟没有半点妖气。
        此地名为忘忧村,忘却烦恼没有忧愁只有快乐,每一个人都活的很开心。忘记烦恼和过去当真就能开心了吗?
        村长是一位美丽的妇人,唐三藏初见她时唤了句“段小姐”。是的,她像段小姐一样美,一样的眼睛,一样的语气,一样的风情。唐三藏甚至怀疑这就是段小姐本人,可是段小姐早就不在了……
        “长老若是想忘却前尘尽管来找我,人只有放下过去才能往前走。”夜晚,烛火摇曳,唐三藏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那妇人的话仍在他耳边回响。
         孙悟空也没睡,他总觉得这地方太邪门,这个长得像段小姐的村长不太寻常。同样的,猪也没有睡,他在打自己的小算盘,他并不想西行取经,他只想要自由。猪偷偷找过猴子,他说村长有个能让人忘忧的宝贝,正好让师父用了省得日日夜夜牵挂着段小姐。猴子不同意,说那东西绝对有问题。猪说,难道你不想要自由吗?你想每天都被和尚牵制着任打任骂也不还手?干脆用这个,一了百了,让他忘了自己是谁,永远待在这个村子。猴子把猪揍了一顿,说他以下犯上。猪并不生气,反而笑得放肆,他反问猴子,你是不是已经对死秃驴起了别的心思?
        和尚只要一合上眼,眼前全都是段小姐的身影,还有段小姐当日惨死的样子。和尚心中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气,他要度化众生,可又有谁来度他?
        “师父,睡得不好吗?”猴子察觉到和尚的不安从房梁上跳下来。
         “这床板太硬了,我还没适应。”
        “哦。”猴子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应该再回答什么了,打算继续跳到房梁上躺着。
         “不要走!”
          和尚扯住了猴子是手腕,猴子看见他的眼里有泪光有痛苦有猴子看不懂的感情,还有段小姐。
         猴子取下头上的箍,还给了和尚,推开了和尚的手。
        “师父,早点睡吧。”
         夜里的风有些凉,凉得连猴子都觉得有点冷。
       
        第二天,唐三藏醒来时村落变成了废墟,村里的人全部死于孙悟空的金箍棒下,包括村长。
        “畜牲!我没想到你还是如此冥顽不灵嗜杀成性。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唐三藏几乎要被气晕过去,村长的惨死又和那天段小姐死时的画面重叠了。藤条抽在猴子的身上,猴子咬牙没叫一声也没变回原型。
        “如果我说,他们要害你,你信吗?”猴子见唐三藏停止了抽打,淡淡地问道。
         “我不信!就算是,你也无权决定他人的生死!”
         “你从来都没有信过我。”
         不知道为什么,唐三藏在听见孙悟空这句话的时候气竟然消了许多,也许是底气不足吧。猴子说得对,他确实从来都不信他。和尚丢了手里的藤条,自嘲地笑笑。今天的猴子似乎不太一样,他的眼神很平静,没有半点恨意。
        “你一而再再而三不听劝戒,我又如何信你?”
        “既然如此,有一个办法可以改变我这个嗜血杀人狂。”猴子微笑露出尖尖的虎牙,一脚踢开地上的箱子,取出里面的法器,“这东西就是忘忧。不但能忘记烦恼,还能让人忘记自己。”
        “你可以用它忘记段小姐,你也可以用它让孙悟空消失。”
        唐三藏犹豫地看着对面的猴子,他竟然有点看不懂这只猴子了。可是他心里好恨,他口口声声说要济世度人,可是这些人他一个都救不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他的徒弟孙悟空。
        “好。”唐三藏终究是选择了使用忘忧,让猴子忘了自己,这对他对天下都好。
         今天的太阳似乎格外大,晒得人特别热。猪和鱼被猴子支出去探路,回来的时候只看到唐三藏一个人。
        “师兄呢?”猪问道。
        “走了。”和尚说。
        “走哪儿去了?”鱼问。
         “不知道。可能回花果山了吧。”和尚呆坐在地上,紧紧抓着曾经戴在猴子头上的金箍。
          猪好像明白了什么,拉着鱼去一边了。果然那猴子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唐三藏看着手里金黄的蚕茧,那是孙悟空的记忆。猴子忘了他自己是谁,也忘了唐三藏。和尚背对他说,你是个好人,去人间找个好工作好好过日子去吧,要不就回花果山当你的山大王。猴子点点头,就离开了。
        唐三藏在忘忧里看见了猴子的过去。他看到花果山漫山遍野的桃花,他看见水帘洞的流水飞溅,他看见天神都欺他笑他,他看见花果山被天火烧成了焦土,他看见猴子哭得撕心裂,他看见他被丢进八卦炉受烈火焚身之痛……他都看见了。
        原来,孙悟空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嗜杀成性暴虐不堪的妖怪。人,在经历变故之后会性情大变。猴子曾经也是善良的啊。
        这一切,都是上天布下的局。孙悟空,陈玄奘,段小姐,都是这个局里的棋子而已。
         忘忧?有些事有些人是不能够忘记的。如果连自己都忘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顷刻间,忘忧村化为泡沫消散不见,地上的尸体也不复存在,原来一切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只是这法器感受到人的念想幻化出来的罢了。只有忘忧还留在原地。
        和尚大哭了一场,他什么也没抓住过。段小姐活着的时候他不敢接受她的爱,等到失去才追悔莫及。猴子还在的时候他恨得咬牙切齿,等他不在了才发觉心里空了一块。
        是了,他后悔了。人总是爱犯贱的。
        长路漫漫,和尚的身边再没有那个举着棒子嘴里吊着根树枝走路吊儿郎当的猴子了。或者说,这天地间再不会有孙悟空了,他已经随着记忆的抽离死了,剩下的只是别人了。
        路好像越走越长,和尚这一路靠着自己也降伏了不少妖怪,只是少了个人在他身边,一个喜欢暴力执法的家伙,是段小姐也是孙悟空。
        路过人间的集市,恍惚间和尚看见一个身影像极了那个猴子。
        “你个扑街,这地方是我罩的,保护费交了没就出来摆摊?”
        “对不起,我不知道。”
        唐三藏本以为猴子是收保护费的那个,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被收保护费的那个。唐三藏觉得下巴有点脱臼。二话没说跑上去劝架。
        “这位兄台,有话好好说嘛,别动手啊!”
        那收保护费的也是个五大三粗胡子拉碴的大汉,突然跑出来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和尚管闲事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滚开死秃驴!没你的事!”
        “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那我死秃驴了,你是不是想打架啊!”唐三藏往大汉身前走了两步,提高了分贝。
        “奶奶的!去死吧秃驴!”大汉一拳头砸过来,唐三藏一个转身拉上倒在地上的猴子就跑。
         “干你老母!别跑!”大汉在后面穷追不舍,唐三藏跑的半死不活。
         “八戒,悟净救命啊——”
         一瞬间大汉便被凭空长出来的一道墙挡住了去路,而大汉更是被撞得一脸血。
         唐三藏边跑还边喊:“八戒,悟净给我揍他,别揍死了,半死就差不多了。我都说了我最讨厌别人叫我死秃驴了!你还叫!”
         终于两个人跑不动停了下来,唐三藏觉得自己快去了半条命了。
        “你……你怎么样,没事吧,悟空?”和尚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
        “没事。不过我不叫悟空,他们叫我六儿。谢谢你啊,我走了。”
         虽然跑了那么多路,唐三藏已经快不行了,但是那个人却一点事都没有。错不了,一定是他!忘忧的作用太好,即便是齐天大圣也没办法记起来吗?
        和尚看了看口袋里的蚕茧,长叹一口气。随即又笑嘻嘻地追上去,开始自说自话。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原来是我徒弟孙悟空,后来我俩有点小误会,你把我忘了,连你自己也忘了。”
         “哦。”
         “你别不信啊,你看我有证据,这个!”唐三藏掏出蚕茧,继续滔滔不绝道,“你看这就是你的记忆,嘿嘿这么大一个!”
         “哦。”
         “哎呀我说真的。讨厌啦,你不要那么冷漠嘛。”
          六儿翻了个白眼,加快了脚步:“你变态啊,死秃驴。”
         “啊,我跟你说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叫我死秃驴了,不过你失忆了叫就叫了,我就不计较了。”
        “到了。”六儿突然停下了脚步。和尚没来得及刹车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六儿身上。
         “到哪儿了?”
         “我家。”
         “我能进去吗?”和尚眨着大眼睛友善的微笑。
          “随意。”
         唐三藏还是挺开心的,至少和这个徒弟还能遇到,应该很快就能和他一起上路了。只是这抽离的记忆要如何放回去呢?
        “家里没什么东西,吃完赶紧走吧。”六儿把剩的两个桃子放到和尚跟前。
        “不是,悟……六儿你不要那么冷漠呀!我就是想跟你聊聊天,我也不在你这白吃,我明天陪你一起摆摊怎么样?”和尚一听徒弟要赶他走立马就急了,啰啰嗦嗦说个不停。
         六儿也没什么不高兴,只是简单答道:“随你。没什么吃的再分给你了。”
       “不打紧,我能住这儿吗?”
       “我说不能你会离开吗?”
       “不会。”
       
        唐三藏通过自己的厚颜无耻堂而皇之入住六儿家里,可怜猪和鱼在外面打地铺。猪说,师父就是犯贱。鱼说这会不待个三年五载估计走不成了。猪说,大师兄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鱼说,他现在已经不是大师兄了。只怕他不是记不得而是不想记得。
         唉,这世上最难过的关,是情关。
        
       “和尚你躺在这我睡哪,就这么一张床。”六儿看着这个自来熟的和尚总想踹他两脚。
         “一起睡咯。挤挤呗还暖和。”
         “现在是夏天。”
         “……”
        六儿最后还是躺下和光头一起睡了。可是光头不安分,总在他背后撩来撩去。
        “最近有没有想我?”
        “别走,抱我!”
        “抱紧我!”
         六儿觉得自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和尚有病啊!
         “你当真忘了吗?”
          “你有病啊?我认识你吗?”六儿知道和尚醒着,他真该一开始就把和尚踹出家门的。
           “你不叫六儿。你只是把过去忘了。”
          “忘了有什么不好吗,我现在过的很开心啊。”
        “不好,你都不知道自己来谁。”和尚面对这六儿,可是六儿却背对着他。和尚还能看到六儿脖子上的伤疤,那是他用藤条抽出来的。
        “我觉得挺好,我的过去一定很痛苦才会有这满身鞭痕,所以我才忘了。”
        唐三藏沉默了,他还记得猴子当初说过他的偏头痛和满身鞭痕没有一处不是自己赐给他的。虽然只是演戏他却感受到了猴子心里的酸楚。
        良久,和尚才憋出一句话:“对不起。”
        六儿再没有回答他,也许是睡着了,也许已经懒得再搭理和尚。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朝夕相处的时间很长,我却总是不去珍惜。错过了她又错过了你。
         醒来的时候,六儿已经出门了。日上三竿,猪和鱼在门口蹲着。
         “他出去的时候哭过。”猪说。
         “他不是大师兄。”鱼说。
          “他是。”和尚说。
         六儿换了一条街摆摊,这条街人不是很多,但是却没有昨天那个地痞无赖。和尚昨天也没来得及细看猴子到底摆的什么摊,今天找过去才发现竟然是舞蹈班!包教包会,不会再学。和尚脑补了一下那个场面,不行不行不可以对别人跳的!
        “六儿我们商量一下换个工作行吗,这个影响太不好了。”说着就要收摊子走人。
        六儿没理他,还是再原地坐着。
       “不是,我们先走吧,从一个专业驱魔人的角度来说这里有妖怪。”
        “放屁,老子在这住了那么久哪有妖……”怪字还没说出口只见一条赤色大蟒便从地下钻出来了。
        六儿感觉简直见了鬼,大喊一声:“我靠这么大条蚯蚓?”
        “那不是蚯蚓是蛇,跑啊!”和尚又拖起六儿满大街乱窜。
        “你不是驱魔人吗,你去搞定啊!”六儿对和尚喊道。
         “这个目标太大,搞不定啊!”
        猪和鱼及时赶来了,蛇换了战术,时隐时现让人摸不清方位。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刮起了一阵大风,刮着刮着和尚就没了。
        “老三,发现没,师父被妖精带走了。”
        “看见了,还用你说!”
         “解放咯,收拾行李回家了!”猪收起钉耙换了个俏公子的模样撩妹去了。
         六儿看向鱼,问道:“他不是你们师父吗?你们就不管他了?”
         “死了拉到,人渣!”鱼骂了一句也走了,只剩下六儿愣在原地。印象里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可是这和尚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啊?
         和尚的金箍落在了地上,六儿把它捡了起来,这个东西总觉得很眼熟,好像曾经属于自己又不属于自己。
         “喂!你们不是他的徒弟吗,去救救他吧!”六儿追上了两个跑远的妖怪。
          和尚被蛇妖绑上了烤架,火还没点起来,蛇妖让手下准备调料去了,吃烧烤配料一定得好,孜然辣椒粉再来点葱花。
        “蛇妖小姐,贫僧那么瘦不好吃的,要不我们换个方式,采阳补阴可以不?你看我这么帅,吃了多可惜。”和尚歪着脑袋对着蛇妖狂抛媚眼。
        “你可拉倒吧,老娘今儿饿死了好不容易逮住你。再说吃你那是为了长生不老,像你这么帅的我一抓就是一大把!”蛇妖张开血盆大口笑得猖狂。
        和尚预感真的要死翘翘了,那俩倒霉徒弟说不定已经把行李分完踏上回家的路了。蛇妖闲着无聊,看这和尚确实长的不错,绕道他身边细细瞧了起来。和尚口袋里的蚕茧引起了蛇妖的注意。
        “这什么啊?噫,恶心。”蛇妖随手把蚕茧扔到了火堆里,大火瞬间把蚕茧烧了个干净。
         “卧槽你这个死蛇精,我的蚕茧啊!”和尚心碎了,记忆没了,猴子再也没有回来的可能了。如果上天还能满足他一个小小的能再见猴子的心愿,他也就可以放心去死了。
         猪和鱼答应了六儿去救和尚,不过他俩把六儿绑着一起去了。于是,唐三藏最后的愿望实现了。
        猪八戒看见化成人形的蛇精色心大起,口水流了一地直接扑了上去,被蛇精一脚踢飞。鱼也冲了上去,结果被蛇精用阵法困住。最后只剩下六儿了,和尚还满脸期待地看着他,谁知道六儿却说,别打我,我投降。
      蛇精捡了个大便宜,买一送三真合算。
      路遥知马力,患难见真情。
     “对不起悟空为师真的错了。”
      “我好想你。”
      “可是你已经不是你了。”
      “我真的是个人渣。”
       “死秃驴你终于承认你是人渣了!”那么熟悉的语气,那么狂暴的性格,他回来了?
         “悟空?”和尚试探性地叫了他一声。
          猴子点头:“是我。”
        “蚕茧明明已经被烧了啊!”唐三藏诧异极了。
         “那只是个备份。记忆不仅在脑子里,还在心里。”
         “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刚刚我把它戴到头上的时候。”猴子指了指头上的金箍。
         “快,悟空,快扁她!”和尚终于松了口气,不用变烤肉了。
        猴子挣脱了锁链,霎时间地动山摇,厉害的人物出场时总要弄出点大动静。从前没有注意过,这只猴子身穿金甲圣衣竟然那么帅,和尚这么想着。
        鸿蒙初辟本无性,打破顽冥须悟空。他不是六儿,他有名字,他叫孙悟空!
        “你这妖怪好大的胆子,齐天大圣也敢绑?”
         猴子笑得狂傲,一身傲骨,放纵不羁。他不该被管束,什么是自由,他就是自由。和尚有点分不清了,曾经有个姑娘好像也是这般得不羁这般地直爽。不过一盏茶的工夫,猴子已经擒了蛇妖。
        “秃驴,剩下的交给你了!”猴子把蛇妖丢在和尚面前。和尚对着蛇妖深情地唱起了《儿歌三百首》,然而蛇妖并不领情吐着信子就要吃了唐三藏,猴子一棒子拦在蛇妖面前结果了她。
       “啊?不至于吧,我唱的很难听吗?”和尚尴尬地摸摸自己的光头,挫败感油然而生。
        猴子收起棒子,变回人的模样,拍拍和尚的肩膀:“还好你有自知之明。”
        解决了蛇妖,一行人再次踏上西行之路,猴子却说他要走。
       这晚月亮很圆,一切都很安静,鸟雀不鸣,蝉虫不唱。和尚说什么也没放猴子离开,和尚又梦游着跑到猴子身后抱住了他。
       “不要走了,是师父错了。”
       “你就是把我当成段小姐了。”
       “没有,我知道是你。”
        和尚呼出的热气打在猴子的脖颈上,热热的痒痒的。
        “我杀了她……”
         “杀她的人不是你。”
         “你在忘忧里都看见了?”
         “嗯。”
         “陪为师走到西天好不好,把他们欠你的欠我的都讨回来。”
         “嗯。”
          猴子翻了个身,面对着唐三藏。唐三藏的眼睛很大,长的也白白净净的。这么好看的人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出家呢?
        “悟空,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被为师的帅气震慑了?”
         “少自恋了死秃子。”
         “那也是被你薅秃的。”
          唐三藏笑得贱兮兮的,猴子怼不过他,没再说话,一切能用暴力解决的问题他尽量避免用语言。
        “悟空,你跟为师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对为师有那个意思?”
         “哪个意思?”
        “哎呀就是那个意思!别装了八戒早就告诉为师了。”
         “嘁,那个猪头就是欠打。”
        “那就是咯?”
         “是你个大头鬼啊是!”
         “为师也是!”和尚抱紧了猴子,在他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在我心里你早就成了她。”和尚说。
         “死秃驴你变态啊!滚吧!”猴子捂着嘴踹开了和尚。
        和尚一边滚还一边说:“悟空你要是接受不了我们可以慢慢来啊!不要这么暴力嘛!”
         一边的猪和鱼感觉被塞了一大把狗粮。鱼说这回大师兄回来了。猪说,老三我们可能需要买墨镜了。
         忘忧固然美好,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忘不得也不能忘。